今日返乡过年,隔夜在沪捐血救人

12.02.2018  18:24

      “樊先生您好: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一位A型RH阴性血重症患者危及生命,急需输血救治,希望得到您的紧急援助,万分感谢!”2月11日下午4点左右,正在上班的采埃孚销售服务(中国)有限公司产品定价经理樊金弟接到闵行区血液管理事务中心工作人员的援救电话,身为A型Rh阴性血固定献血志愿者的他二话没说当即答应愿意伸出援手。

      考虑到第二天一早要驱车返乡过年,下班后樊金弟急忙提着公文包直奔梅陇爱心献血屋。18:00,当他填写完献血登记表、体检合格后,撸起衣袖毫不犹豫地捐献出400毫升珍贵热血。

      “樊先生,谢谢您!真不好意思,春节到了还麻烦您。下午接到上海市血液管理办公室为市六院一位A型RH阴性血重症患者手术备血的‘指令’后,我们迅速在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库Rh阴性建档人群中找到5位符合条件的A血型献血者,不巧,有的献血者刚回家过年、有的间隔期尚未到……您真是帮了大忙。”闵行区血液管理事务中心主任诸培红对正在献血的樊金弟说出这番话时,樊金弟大手一挥说:“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当别人危难时我帮助了他,自己一旦需要帮助时,别人也会帮助我的。”

      樊金弟一边献血一边向大家娓娓道来自己与无偿献血的不解之缘。

      36岁的樊金弟是江苏省连云港人,2007年武汉海军工程大学研究生毕业的他来到上海市闵行区工作、安家生活。当年11月5日,家住南方商城附近樊金弟看到广场一座造型别致的建筑——梅陇爱心献血屋时,突然想起上高中时和同学到街头献血车参加献血因临近高考被采血工作人员“婉拒”的一幕。他心想,一直想献血,机会来了。樊金弟走进献血屋,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无偿献血”。那一刻,他觉得心情无比地愉悦,发现简单的撸袖献血就能挽救他人生命,是件挺有意义的事情。

      献血一周过后,樊金弟收到一封来自上海市血液中心的信件。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当看到“您捐献的A型RH阴性稀有血型血液经检测合格可用于临床”时,樊金弟“悲喜交加”,不知道“RH阴性稀有血型”是什么状况,但还是在担心自己身体是否有异常的同时,为自己捐献的血液能挽救生命感到开心。

      在过后的一周里,樊金弟业余时间全部泡在网上,搜索有关“RH阴性稀有血型”有关信息,并进行反复“研究”。经过“研究”,樊金弟得知RH阴性血又被称为“熊猫血”,这类特殊血型的人在人群中仅占0.3%。他想既然自己的血液稀有,就更要坚持捐献。樊金弟欣然加入了“闵行区稀有血型献血者应急队伍”,希望能随时帮助到有急需要输血救治的患者。

      当“2008年奥运应急献血”、“2010年上海世博会应急献血”、“2014年亚信会议应急献血” 等重大赛事和特大活动,特需备血或者Rh阴性血液库存进入紧状态时都有樊金弟慷慨撸袖献血的身影。2007年以来,樊金弟已无偿捐献全血13次、累计5200毫升。

      从高中时参加献血因临近高考被“婉拒”到得知自己血液稀少珍贵坚持10年无偿献血5200毫升,樊金弟就像“熊猫侠”一样,一次次用他那稀有的鲜血,把一条条宝贵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挽救了回来。他说:“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在身体条件允许下,我会身体力行的坚持奉献爱心,帮助更多的人。”

      “希望今天献的血能及时帮助到那位急需输血救治的患者,我先回家了,去打包行李,明天早上4点出发,回老家过年。”樊金弟对采血工作人员说完这话,转身走向灯火通明的街头。此时,已过19:00。上海市血液中心接血人员也带着这份特殊的血液迅速离开,这份血液将进行快速检测,合格后及时为那位A型RH阴性血重症患者输注。

      在2008年,樊金弟还申请加入造血干细胞库,希望有朝一日能以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方式挽救生命。

      据采血工作人员介绍,由于血库里血液留存时间都非常短,Rh阴性血型又属于稀缺资源,平时用量也很小,如果提前采集留存会造成很大浪费,大多是随献随用。借此呼吁更多RH阴性血型人士积极到联系采血点或血液管理部门进行建档,用自己的爱心为更多患者贮存一份“重生”的希望。

      科普链接:

      稀有血型(RH阴性):人类血型分类除了人们熟悉的ABO分类方法构成的A、B、O、AB型血,还能按照其他分类原则分为不同血型系统。其中,RH系统就是对人类非常重要的一种分类方法。在白种人中,这类人占到15%;但在黄种人中,RH阴性血人群很少,在我国RH阴性血型只占献血群体的千分之三到四。由于这种血型在我国十分罕有,也被人们俗称“熊猫血”。RH血型系统以血红细胞上是否携带D抗原为分类标准,有抗原为阳性,没有抗原则为阴性。如果给RH阴性血的人输入RH阳性血,有可能出现溶血反应。

 

(闵行血液事务管理中心 王亚东)


改革开放40年上海妇女事业取得稳步发展 女性参与公共决策水平获提升
  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妇女发展和性别平等事业经历了巨大的变迁,妇女事业取得稳步发展,儿童健康、儿童教育、儿童权益状况得到极大改善。记者昨天从市妇联获悉,女性参与公共决策和社会治理水平不断提升。2018年,市人大女性代表和市政协女性委员比例分别为33.上海女性